首页 > 联系我们 > > 正文

惊讶:前后两年的述责述廉报告改个数字就了事

日期:2018-04-03 14:17:25编辑作者:www.00kcd.com
3月4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获悉:今年年初,内江市东兴区纪委,在例行检查各乡镇(街道)领导班子成员2017年的述责述廉报告(俗称“年终总结”)时,发现部分干部存在照抄照搬、抄袭拼凑或相互抄袭的现象;“有的甚至把2016年的总结,只将时间改为2017年;或者把文中的‘十八大’、改为‘十九大’,就交上来。两个年度的总结,内容95%相似。”
 
216名乡镇(街道)科级领导干部中,有18人被发现有这种情况。
 
这18名领导干部都受到了通报批评,其中,2名相互照抄的领导干部还受到了责令作出深刻书面检查和诫勉谈话处理;18名领导干部限期整改:重新撰写述责述廉报告,写好后交党委书记审核、报区纪委存档。
 
内江市东兴区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郭启文说,通报批评、诫勉谈话、书面检查,原本是不同的三种处理方式;三种处理方式合并使用,这在“第一种形态”运用中属于顶格处理。“这么大的处理力度,说明我们当初的震惊程度,也证明了我们对此事的重视程度。”
 
内江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黄春江,对东兴区纪委监委的处理,持肯定态度。他说:这是对干部队伍中的形式主义说“不”。
 
被处理干部受到的警醒,也非常明显,有人甚至说:“年终总结年年交,以为‘上面的’看都不会看。没想到,上级会如此认真。”
 
近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调查记者,去到内江现场调查。
 
市纪委检查这次有些不寻常
 
今年1月9日,内江市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副主任李婕,带队到东兴区,检查东兴区委、区政府领导班子2017年度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落实情况。行前,分管党风政风室的内江市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李斌,告诉李婕:“抓不出问题,你们就不要回来。”
 
李婕把压力层层传递,要求东兴区纪委接受检查的内容,“不仅要提供2017年的,还要提供2016年的”。
 
这让迎接检查的李琳最初有些意外。
 
李琳是东兴区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人,“以前,都只看报告内容是否齐全,包括党政‘一把手’履行党风廉政建设第一责任人责任、其他班子成员履行‘一岗双责’,以及领导干部个人廉洁从政等内容。这次市上为什么不按常理出牌、还要前一年的?”
 
上级机关的不寻常做法,让李琳更加重视这次年终专项督查。她与鞠武利、段治鑫、张婷三位同事商量后,提出了从述责述廉报告入手、深入纠治“四风”形式主义新表现的工作思路,并立即向分管领导罗锐、郭启文,以及主要领导欧阳健承做了汇报。征得领导同意后,1月18日,马上逐一电话通知乡镇、街道:请立即将班子成员2016年的述责述廉报告交到纪委来。
 
通知特意没有说明收集的原因,“免得有人弄虚做假、临时篡改。”张婷说,“有的乡镇(街道)不知道为什么要收前一年的。还发生了插曲,有人打电话,说你们是不是通知错了?现在是2018年,应该收2017年的,怎么还会收2016年的?”
 
1月19日,216份2016年的总结,全部收回来了。
 
惊讶:前后两年的述责述廉报告改个数字就了事
 
2017年度的述责述廉报告,早在2017年12月年终考核时,区纪委就收齐了。
 
2016年度的收上来之后,李琳、鞠武利、段治鑫、张婷,4人用了将近一周的时间,逐一对比、仔细察看。李琳说:对比着看,完全是市纪委这次的不寻常之举,提醒了她。
 
逐一对比,有两种方式:同一个人,前后两年的,纵向对比着看;同一个乡镇(街道)的班子成员,横向对比着看。
 
看着看着,令人惊讶的事,发生了。
 
段治鑫负责看苏家乡的。看到苏家乡人大主席曹明的报告时,他吃惊地发现:曹明完全在“抄袭自己”。
让段治鑫再吃一惊的故事,还在发生。
 
对比完曹明的总结之后,他把苏家乡与曹明同一个班子的其他几位领导干部的总结,又拿来与曹明的进行比对。
 
“哦,天那!”苏家乡党委副书记陈秀美的总结,与曹明的几乎完全一样,“两人的总结,内容95%完全相同。都是三个小标题,只有第一个小标题略有不同:曹明的是‘加强学习? 夯实自身思想政治基础’,陈秀美的则是‘加强理论学习? 提高拒腐防变能力’,其余两个小标题完全一样;另外,还有一处不同,是最后一段的第一句话,曹明写的是‘作为乡人大主席’、陈秀美写的是‘作为党委副书记’。”

相关文章